显/隐菜单

开车撞向孩子,你是最彻底最卑劣的懦夫!

  11月22日中午,辽宁省葫芦岛市建昌县第二小学门口发生一起车祸,一辆黑色轿车急速冲向学生队伍,并在肇事后逃逸。事发时,学生正好吃完饭排队走回学校,被撞的学生多半位于队尾,已经确定造成5个孩子死亡,19人受伤的结果。

据警方通报,犯罪嫌疑人韩某华,男,29岁,建昌县人,无业。该人性格内向偏执,心胸狭窄,近期因夫妻矛盾,轻生厌世,产生极端思想,采取驾车冲撞方式,随机选择作案目标,导致案件发生。此外,在韩某车上没有搜到毒品和酒,排除酒驾和毒驾。

从警方公布的情况来看,导致韩某驾车伤害小学生的长期因素似乎是“性格”,短期原因则是“夫妻矛盾”。并且,“无业状态”也令人产生了一些思考。不过,韩某驾驶的车辆为奥迪,其名下还有一个度假山庄(又说仅为代持),父亲是当地青牛山村的村支书。应该说,韩某绝非典型的经济意义上的弱者。

此外,性格上内向也好,偏执也罢,与报复社会、杀害孩子并不构成直接联系——许多内向而偏执的人更是成了成功的企业家、作家等。至于“夫妻矛盾”导致极端暴力,二者也不能直接挂钩,毕竟有矛盾的夫妻很多,夫妻矛盾和杀害无辜孩子之间还存在漫长的过渡地带。当然,警方做的是尽快公布犯罪嫌疑人韩某的相关信息,这一点没有任何问题。作为解读者,我们需要认识到此事因与果之间的复杂性。

近年来,校园惨剧堪称频发。从2010年起,全国各地都开始加强校园安保力量,提醒家长、师生注意防范。一系列做法的确降低了作案次数,尤其是在降低精神病人的作案上有了明显效果。

但是,从今年发生的两起校园暴力事件来看,最终造成的伤亡结果都极为惨重。陕西米脂三中的暴力事件导致9名学生死亡、19人受伤;此次建昌县二小的伤亡人数也分别为17人和6人。而且,两起暴力事件都属于当事人泄愤、报复社会的行为,一人持匕首,一人驾车,又都选择在校园以外作案。

通过分析可以看到,对比精神病人作案,宣泄式的杀人行为更加难以预料,而选择在校园外围杀人,也令校内安保力量鞭长莫及。米脂三中的悲剧中,罪犯赵泽伟因为对母校不满,对学弟学妹大开杀戒;而葫芦岛的韩某在撞向列队过马路的一二年级孩子时,完全没有任何理智可言,属于警方说的“随机选择作案目标”。

韩某驾车冲向完全无辜的孩子,绝对是一种彻底的懦夫行为。法律上自不必说,即便从民间道德上来看,这种人也丝毫不会得到同情与理解。毕竟,韩某是一个29岁的壮年,驾车等于携带了大型武器,冲向的又是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一二年级小学生。不论从哪一点、哪一个角度来看,韩某都属于最可恨、最懦弱和最受鄙夷的那种人。

可悲可叹的是,即使法院最终剥夺韩某的生命权,对于死去孩子及其家人来说也已经没有太大意义。社会的发展,令一个孩子对于一个家庭的意义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珍贵。而恰恰就是在孩子变成无价之宝的背景下,韩某选择了驾车冲向孩子。向最弱者实施暴力,对无价之宝进行摧毁,这就是韩某的内心独白,也是一个最彻底最卑劣的懦夫的最终选择。

标签